欢迎来到织梦58官方网站:您的低成本投资生涯,从这里开始!
我要开户

您的位置: > 资讯中心 > 媒体报道 >

媒体报道

牟其中16年牢狱后 突然发现在北京还有264套房子

发布时间:2016-10-14 00:34

来自青岛君的碎碎念——

2016年9月27日早上6点50分,一代商业狂人、中国前首富牟其中,乘车离开湖北洪山监狱。

这一天,距离他2000年5月因“信用证诈骗”入狱,已经整整16年。

牟其中16年牢狱后 突然发现在北京还有264套房子

牟其中(资料图)

白发苍苍已76岁的牟其中,随即通过其唯一代理人夏宗伟对外宣布,他计划筹措1000-2000亿的基本金东山再起,重启南德试验。

其实,当牟其中迈出监狱大门的那一刹那,论坛微博和微信朋友圈里立即就炸锅了。许多人都在猜测,牟其中能否第三次东山再起,更多人对此充满忧虑。毕竟,牟其中这个当时全中国无人不晓的名字,今天对许多人而言,已十分陌生。毕竟,在他入狱时,还是BP机如日中天的时代,如今一切早已换了人间。

为此,还有人专门将76岁的牟其中和褚时健相比,明确指出,牟其中不是褚时健:与褚时健相比,牟其中不仅欠缺企业经营管理能力,显然也欠缺东山再起所需要的低调和隐忍。

然而,牟其中当然不是褚时健,他和褚时健不同的是,褚时健出狱时几乎一无所有,而牟其中在北京门头沟,还有三栋楼,264套房子。

当初鸟都不拉屎的门头沟,在北京房价暴涨的今天,门头沟的房价也冲到了每平米四、五万元的高价,这三栋楼的市场价值大概有10亿人民币。

这个世界的确变了,有了他从来没见过的智能手机、微信和微博,还有腾讯、阿里巴巴和百度,然而,以为自己一无所有时的他发现,自己还是土豪!

这并不是开玩笑,牟其中的南德集团在牟其中出狱当天,就专门发表了一个声明。

在这份声明中,南德集团特别提起了这批房产以及归属问题,同时,南德集团也表示,在北京的这264套家属住宅被哄抢一空,强行霸占。

关于这个问题,牟其中的秘书夏宗伟说:这些房子位于北京的门头沟,此前一直是南德的员工宿舍,总共有三栋楼。万通地产的冯仑曾经在一篇文章中,也提起过南德集团在门头沟的宿舍。

当然,时间过了快20年,这些房子的问题远非这么简单可以说清的,夏宗伟也说时间较为久远,不过将极力争取,也会有相关证据。

这三栋住宅楼,的确是牟其中出资建设的。

1995年元旦,牟其中在当时还是荒郊野岭的门头沟山里,考察拟建的“南德家园”别墅区用地。他说:“南德人辛苦,没有专门的时间疗养,建好别墅区,使南德人每天都处于疗养状态,能更好地工作。”

正是这次打算给员工谋福利的好意,为牟其中的未来埋下了伏笔。

正所谓无心插柳柳成荫,历来不事产业的牟其中,从来就不关心房地产,连在北京的家都是租的,谁料,不经意修建的员工宿舍却成为他此次东山再起的希望所在。

关键时刻,还是房子最靠谱!

那么,如果讨回这264套房子,牟其中真的能东山再起吗?

先看看牟其中“空手套白狼”的经典一战——罐头换飞机吧。

1989年,牟其中在火车上和人“扯皮”时,偶然得知面临财政危机的前苏联准备出售一批图-154飞机,但是找不到买主。这种不着边际的信息却让牟其中动起了心思。他对国内和前苏联的商业情况有相当研究:当时苏联严重缺乏轻工、食品等生活用品,而中国因经济一度过热,导致大量轻工业品积压。

虽然牟其中的南德公司没有外贸权、航空经营权,也没有足够现金,但牟其中觉得这是一个值得冒险的生意,他决定试一试。

于是他继续四处打听,打听到刚成立的四川航空公司在满世界找飞机。牟其中便七拐八弯地前往洽谈,说服川航同意购进苏联飞机。然后,牟其中又从四川当地的国营企业中组织了罐头、皮衣等大批积压商品,说服当时刚好严重缺乏食品和轻工产品的苏联不要现金,直接用这些产品来换飞机。

第一次做这种生意,双方都有点忐忑,于是约定,同时向对方发货。

牟其中稍微拖了一点点时间发货,巧妙地在这其中打了一个时间差。

因为虽然是同时发货,但俄方第一架图154一天就可飞抵成都,而中方的第一批轻工产品经铁路运输却滞后一周才能到达。

当第一架飞机到达后,牟其中立即将这架飞机飞快地在银行作抵押贷款,然后将贷款付给国营厂家,厂家发货给北京的贸易公司,贸易公司发货给俄方。

如此这样,俄方陆续发来第二架、第三架、第四架飞机,牟其中将其一个一个抵押给银行,然后购买积压产品,最终连续发出500车皮的消费商品给俄罗斯。

从任何角度来看,这都是一笔堪称完美的生意。

川航用极少资金拿到了干线飞机,解决了运输工具短缺的问题,这些飞机成为当时四川航空发展的重要基础;银行收获了不菲的回报;涉及的中国企业解决了积压问题;前苏联飞机有了市场,人民获得了亟需的轻工业产品……

牟其中一分钱没出,却在里面赚了一个多亿!(要知道,这是90年代初的1个亿)

牟其中一战成名,他和南德集团的声誉也达到了顶峰,现在soho中国的潘石屹,万通的冯仑,以及当年私奔风波闹得满城风雨的王功权,都曾在牟其中麾下工作过。

牟其中及其南德集团,开始展开改造中国和世界的南德试验,不断宣布惊人项目,例如:购买卫星,移民火星,宣布投资100亿元独家开发满洲里,建设“北方香港”;将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个宽50公里、深2000多米的口子,把印度洋的暖湿气流引入中国干旱的西北地区,使之变成降雨区,炸平陕北地区的沟壑,使其成为“好江南”……

承诺越来越多,兑现的寥寥无几,而南德试验的资金漏洞也越来越大,最终让牟其中身陷囹圄,从首富变成首骗。

对牟其中后期的变化,知名媒体人刘春感慨说:“我98年带队旁听了审判,也采访了很多当事人,包括老牟,夏家三姐妹对老牟的感情就不八了,老牟后期完全陷入伟人般的狂想和幻觉中了。中国人一成功就容易得这个病,办公室挂大幅世界地图,军大衣披着踱步,围着火炉跟青年谈话,谈到老区就流泪,对亚非拉都很牵挂”

当年的牟其中称得上英雄,英雄当然少不了红颜相伴。

牟其中在监狱里呆了18年,夏宗伟在外面为他奔走喊冤了16年,起初的两年,她也被一同收监。

夏宗伟是牟其中的前秘书;牟其中前妻的妹妹(或者说,前小姨子);牟其中诉讼委托代理人(有律师建议她,她的身份可以改为监护人)。


媒体报道